2015年04月30日

那只鳥的歌聲是存在的

我曾在三月的草坡上說,我還需要美麗的風景,需要和綠色一同成長。

道旁法國梧桐的葉片日Dermes 激光脫毛漸茂盛,鳥雀陸陸續續飛來。一只奇異的鳥兒,隱伏在秘林中,四月的一天,在我走過時,忽然放喉歌唱——這是我從來沒有聽到過的聲音,它的歌聲如此深厚,音域遼闊,對我充滿信任,又如此傲慢,吝啬,倏忽片刻就沈默了。

四處張望,群鳥棲于枝頭,我卻辨不出唱歌的是哪一只。我想,我應該有禮物要送給它呢。那天下山和一位師友說起這樣一只dermes 投訴鳥,師友哈哈笑,說:也不必一驚一乍,鳥都有唱歌的本領。沈吟片刻,他又補充了一句:“不過有些鳥的確可遇不可求,它們是天空難解的象形文字,也是一些孤獨而卓越的歌手,可以將陽光和陰影揉進它們歌聲中……唔,你這樣說我也很想聽聽。”

我向那位師友致謝並祝福了他,我很高興他沒有笑話我,他信任了我的聽覺。我記得在維吉爾的筆下,森林愛遐想,滿腹憂傷,充斥著夢幻。我想,那只鳥的歌聲是存在的。只需穿行在綠色中,輕輕走去,將手放Wedding Planning課程在牆面上,葉片上,砂礫泥土上,就能感受到那些沈默喉嚨裏流動的美妙歌子。
posted by lousy cat at 10:54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5年04月16日

隔岸所聽

渴望著每一個週末的清晨,渴望著每一個默默相伴的時刻,儘管她從未知曉對岸有一個情開的我。或許,有那ageLOC 科技麼一瞬間的注視,懂了一切!

時間真的好快,梨樹上已經掛滿了粉白的梨花,也有雪白的花兒,那些采蜜的蜂兒在林中翩翩舞動,鳥兒嘰嘰喳喳,偶爾還有勤勞的修枝人穿梭,那個晨讀的女孩在幹嗎呢?心動,不如行動!偷偷地上了渡口的那條木船,擠在人群中,不讓擺渡的老人發現,否則會被趕下去的,沒有大人帶的小孩子不能過河。因為以前出現過小孩丟失的事情,大人們埋怨過老人。小心翼翼地過了河,來到了早已熟悉的樹林,看著風吹過的樹葉,嘩嘩作響,保濕似極了歡迎我的到來,謝謝你們!

沿著林間小路慢慢走著,仲春的太陽暖暖地照著,仿佛走進了詩人的桃花源裏,她在哪里呢?哎,那裏有一間小屋,於是悄悄地走了過去。好靜呀,仿佛聽見我心跳的聲音,門開著,一個老人坐在門口,曬著太陽,手裏還捧著臺收音機呢。

爺爺,誰呀?好可愛,是她!那聲音聽了多少次,不過是隔岸所聽,如今卻就在耳邊響起,看樣子十二三歲,比我還小呢。她吃驚地看著我,你不是對岸的那個小孩嗎?怎麼過來了呀?你家裏人知道嗎?原來,她已經知道對岸有我的存在了!好聰明的小女孩!
posted by lousy cat at 18:57| 心情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