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07月26日

愛情香煙



“哢噠...哢噠...”打火機的聲音反復地響起,卻只有其中一聲響起了煙霧。指尖是新做的車厘子紅的蔻丹,襯得芊芊玉指分外的白皙,妖嬈。她緩緩的沖玻璃吐出一口煙霧,看它們在玻璃上緩行,消失不見。窗外還在下雨,有人忘記了帶傘被淋得透徹,她低低的笑了,聲音卻是沙啞的網站SEO

吸煙不是一種好行為,在禮儀上來講,它不夠彬彬有禮。在健康上來講,它是應該被禁止的。她對它的感覺,始終是那種糾結的愛戀,又想遠離,又不想放手。想到這裏她也不知道自己說的是香煙還是他,愛情與香煙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讓人沉溺於它的甜蜜,卻又要忍受它帶來的孤寂。靈魂已經不在了,身體如何能不孤花心姿寂... ...

她喜歡看香煙點燃後的煙霧,繚繚的,從閃著火光的煙頭慢慢的漫下來,成片的有重量的煙霧。它似討寵的小貓一樣伸展著靈活的腰肢纏上她的指尖,看得她發笑,得意於它的乖巧,它卻又跟著開門而來的風破碎著消散在空氣中,嗅覺裏卻多了曖昧的味道。她看著他裹著帶有雨水氣息的空氣匆匆的撕碎了她的煙霧,初相見,她就記住了他被雨水打濕的頭髮,卻又不失俊朗的臉龐,成熟而又危險的氣息讓她著迷。她看著他,仿佛是煙霧的原因,她眯起了靈動的雙眼,卻是泛著桃花的鼻炎顏色。

她不是那種做作的女人,也是極好面子的,但卻可以不為愛情要面子。比如偶遇,搭訕,她覺得是她渴望的,應該爭取的,她就會竭盡全力。她時常幻想自己是有兩種性別的人,女人就該是妖嬈的像香煙一樣,說著語調上揚的魅音,有著狐狸一樣狹長的媚眼。她和他一起時就是極女人的,她隔著煙霧朦朧的去看他的臉,美好的讓她覺得在他的懷裏就是天堂,他的眸子是黑曜石一般的顏色,蠱惑的深邃,看不見他的心,他總是那般淡淡的樣子,從不說有多愛,也不說有多在乎。她自覺懊惱,深吸一口煙緩緩的吐出,看他微微皺眉的樣子,然後深吻上他的唇。他是極男權的人,將她壓在下面霸道的隔絕她和氧氣的關係,她本該的享受的,心裏卻是空落落的疼。煙霧,可以製造,卻控制不住。

抽煙,傷肺。愛情,傷心。她閉著眼睛在空氣裏嗅著她走失的煙霧,卻一不小心就沉淪在記憶裏他的味道裏。她用力地吸了一口煙,感覺煙霧行走於她的肺,慢慢的灼熱她的呼吸,然後把興奮與麻醉的指令傳輸給大腦... ...她是個驕傲而又孤獨的女子,她可以面對身上血肉翻張的傷口爽朗的大笑,不紅眼眶,卻又在回憶他的時候被煙嗆到痛哭流涕。如果可以,她願意修煉成一只香煙,讓他吸她入肺,她要徹徹底底在這個她深愛的男人身體裏去觸摸他冰冷如磐石的心,然後留下一部分氣息和麻醉給他的大腦。剩下的被呼出,她會支撐著破碎的煙霧最後一次撫摸他的臉龐,或許直至她消散,他也不會知道她會是那支香煙... ...女人,在愛情裏哭泣的時候,往往是她最傻的時候,幼稚如孩童,頑固如鐵石。她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,然後又點燃一根新的香煙。

她換了香煙,很男士的香煙。某某人說過“女人該自強,不該在愛情裏自取滅亡。”很不幸,說這話的某某人就是她自己。這是句稱得上豪言壯語的話了,她覺得自己應該像個男人一樣活著,那些關於他的,該過去的,和煙霧一樣了。她自覺該活的精緻,像男人一樣堅強,自立,百折不“倒”卻又有女人的妖嬈。她覺得她自己就是一盒香煙,有著精美做工的外殼,裏面的內涵,抽的人才知道。這個人會是誰,她不知道,時間,她也不知道。但她唯獨清楚的深知,她自己的味道。這般,也是一種明瞭了。
posted by lousy cat at 11:09| Comment(0) 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