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08月12日

夏夜遙思



當夜幕悄然降臨的時候,灼熱的微風逐漸變得涼爽起來,高大的銀杏樹在夜風中窸窸窣窣地響著,宛如依偎在一起互相傾吐衷腸的戀人。白天裏躲避炎陽的人們三三兩兩地出現在街頭,繽紛的衣飾在柔nu skin 香港和的霓虹下閃爍著朦朧神奇的色彩。

我漫不經心地踱到街心公園。這裏白天悄無聲息,夜晚卻熱鬧非凡。

孩子們在遊樂場盡情玩耍,玩得那麼開心,那麼盡興,他們稚嫩的童音仿佛可以穿透整個世界,正是有了他們,單調的年華才情趣盎然。大人們三五成群地坐在石凳上暢敘家常。石橋邊走過一對對牽手的戀人,他們的愛情在柔和的夜色中也籠上了一層朦朧溫婉的輕紗。

悠揚、徐緩的笛聲從遠處的樹林裏傳來,如怨如慕,如泣如訴。吹笛者莫非是一位溫婉多情的少女?那綿綿的笛音便是少女柔婉的低訴?她的心上人也許在遙遠的流年河畔,而她守在幸福的彼岸,笛音傳去了連綿的思念。吹笛者也許是一位壯志難酬、懷才不遇的有志青年吧!聽,那笛音裏縈繞著幽幽的哀怨。

此時,我的思緒纏繞著笛聲氤氳在濃濃的夜色裏,心,nu skin 如新生出一雙輕盈的翅膀,在喧囂中悠悠飛翔。

君,我多麼期盼能在這樣柔和的夜色中和你不期而遇:你驅車從我身旁緩緩馳過,把車停在前方,款款走來,牽我雙手,凝我雙眸,共我醉心於這美妙的月夜。

我多麼期盼一瀑流光清洗寥廓,君心似我心澄澈,你我共為最美年華著色。

曾經,我們並肩站在那株銀杏樹下,你溫暖的大手輕拂著我的長髮。你俯身拾起一枚像扇子樣的銀杏葉,畫一張美人面,題一行小楷字:“蒲葦韌如絲,磐石無轉移。”你說:風吹船移岸不動,鬥轉星移心不變。這句輕柔的誓約,一直像清冽的甘露,如新集團在我的心裏蕩起層層漣漪和纏綿。
posted by lousy cat at 11:32| Comment(0) 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
×

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