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04月30日

那只鳥的歌聲是存在的

我曾在三月的草坡上說,我還需要美麗的風景,需要和綠色一同成長。

道旁法國梧桐的葉片日Dermes 激光脫毛漸茂盛,鳥雀陸陸續續飛來。一只奇異的鳥兒,隱伏在秘林中,四月的一天,在我走過時,忽然放喉歌唱——這是我從來沒有聽到過的聲音,它的歌聲如此深厚,音域遼闊,對我充滿信任,又如此傲慢,吝啬,倏忽片刻就沈默了。

四處張望,群鳥棲于枝頭,我卻辨不出唱歌的是哪一只。我想,我應該有禮物要送給它呢。那天下山和一位師友說起這樣一只dermes 投訴鳥,師友哈哈笑,說:也不必一驚一乍,鳥都有唱歌的本領。沈吟片刻,他又補充了一句:“不過有些鳥的確可遇不可求,它們是天空難解的象形文字,也是一些孤獨而卓越的歌手,可以將陽光和陰影揉進它們歌聲中……唔,你這樣說我也很想聽聽。”

我向那位師友致謝並祝福了他,我很高興他沒有笑話我,他信任了我的聽覺。我記得在維吉爾的筆下,森林愛遐想,滿腹憂傷,充斥著夢幻。我想,那只鳥的歌聲是存在的。只需穿行在綠色中,輕輕走去,將手放Wedding Planning課程在牆面上,葉片上,砂礫泥土上,就能感受到那些沈默喉嚨裏流動的美妙歌子。
posted by lousy cat at 10:54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